全球气候治理,中国如何定位?

时间:1个月前   阅读:20

  中新财经5月28日电 (记者 庞无忌)由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前海国际事务研究院主办的百川论坛——全球气候治理与中国“双碳”战略2022研讨会27日-28日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办。

  当前,俄乌冲突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关于欧洲能源危机的讨论,未来可能出现俄欧能源脱钩,将重塑全球能源供需格局,也让全球气候变化治理面临极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气候变化作为全球治理的核心议题之一,在未来的地缘政治博弈中也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对于中国而言,推进“双碳”战略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教授、前海国际事务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在开幕致辞时表示,随着地球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极端天气出现的概率持续提升,气候风险对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了严峻挑战。加强气候治理已逐渐成为全球共识,气候治理也上升为全球治理的核心议程。

  在这一宏大议题中,传统能源结构的转型备受关注,这是一个众多因素彼此交织、相互作用的过程,涉及地缘政治关系调整、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新能源技术创新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制度变革等诸多因素。同时,俄乌冲突及其产生的“外溢效应”,使得众多欧洲国家的传统能源结构调整面临更为艰巨的挑战,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也将因此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展望未来,大国地缘政治博弈将在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中发挥更为重要的、具有实质性的作用。

  郑永年还强调,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发展中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参与全球气候治理过程中,主动承担了大国责任。在全球化遭遇逆流,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盛行的当下,应对气候变化也成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维系多边主义、推动国际合作的重要着力点。如今,中美关系陷入低谷,应对气候变化更成为了中美推进“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一新型大国关系的“压舱石”。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工业大学生态文明研究院院长、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潘家华在主题演讲环节表示,碳中和进程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是化石能源退出的进程。“颠覆性技术的成熟非常重要,化石能源主要是提供能源服务,而我们的能源服务并不一定需要碳,碳并不是社会福祉必然的一部分。既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我们的能源服务跟碳没关系的话,我们就只需要能源服务,化石能源就可以自然退出。”

  潘家华还强调,中国能源安全有两大痛点:一是远洋军事投放能力不足所导致的海上运输安全风险;另一个是支付方面的问题,国际的支付系统把控在欧美国家的手中。

  化石能源长期被地缘格局和资本垄断。石油、天然气的储量在中东就占了一半,中国的占比非常少。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规模的人口、第一大汽车市场,其能源与经济地位非常不匹配。而低碳这种再生能源可以很好的解决垄断问题,地缘格局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能源安全格局将会得到重塑。

  此次论坛上,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两个大方面的问题展开深入交流:第一,对外来看,在全球气候治理中,中国应如何认知、构建、实践自身的定位与角色?应当与美国、欧盟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形成怎样的气候治理合作机制?第二,对内来看,为保障能源安全、实现双碳目标,中国应在哪些领域进行突破,又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完)

【编辑:张尼】

上一篇:中远海控谈运价:新增运力不足叠加海外港口拥堵,后市运价依然坚挺

下一篇:安永回应拆分传闻:目前相关战略选项评估仍处于初期阶段

网友评论